当前位置:首页 >> 交友闲谈 >> 交友闲谈

老何按语:正式开始上课一周多了,新学期有更多的人

老何按语:正式开始上课一周多了,新学期有更多的人跳入老何的“火坑”接受“何毒”洗礼,自然也会被要求勤练笔写论文。有同学提出需要看一些范文,除了之前已经推送到这里的优秀文章外,老何自己也有一堆新鲜话题想写,只是学期初事务繁杂暂时还腾不手来写,还好上学期还留有存货,都是已经征得作者同意可以被推送的。今天推出的是2019级汉语言文学专业的S同学为老何的“社会问题经济学”课程写的分析文章,有理有据且贴合时下的现状中国网络暴力问题研究,很值得一读。

一、概论

网络暴力是指网民在网络上的暴力行为,是社会暴力在网络上的延伸。网络暴力借助网络的虚拟空间用尖酸刻薄的语言文字对人进行伤害和诬蔑,超出了对事件一般的正常的评论范围,不但严重地影响了事件当事人的精神状态,更破坏了当事人的工作、学习、生活秩序,对他人造成严重后果。[i]

网络暴力的出现与信息技术的快速发展密不可分,并且得益于网络平台的爆发式增长。根据2020年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我国农村网民规模为2.55亿,占网民整体的28.2%,较2018年底增长3308万;城镇网民规模为6.49亿,占网民总体的71.8%,较2018年底增长4200万。[ii]中国农村和城镇网民数量每年都在大量增长。随着经济社会的持续发展,未来网民的数量仍将以惊人的速度上升;而在近些年来大量互联网企业应运而生,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社交平台。不可否认,网络媒体的迅速发展为个人表达,曝光事件,反腐反贪等做出贡献,但与此同时也带来了许多问题,在本篇中我们将会深入探讨网络暴力问题。

在探讨之前我们需要达成一个共识,网民可能对两种事件实施网络暴力,第一种,违反社会道德规范事件,网民对违反社会道德规范事件进行批判,但网民在言语表达中言辞激烈对他人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第二种,正常言论或者正常行为,即网民情绪化地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我们将对这两种类型分别进行分析。

二、两种事件类型分析

(一)违反社会规范事件

对违反社会道德规范事件的批评,即事件当事人本身的行为是错误的中国网络暴力问题研究,但网民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对当事人用尖酸刻薄的语言进行强烈指责抨击。抨击背后潜藏的话语是:我是正义的,你是邪恶的。这类抨击体现了网民对于非正义事件的愤懑和对正义的渴求,本身出发点心理或许是好的。但在批评过程中却把这种情绪发挥到极端以至于对他人造成严重的身心伤害,又体现网民批判的盲目性。这种现象的发生既有现代互联网的固有弊端,同时也有深刻的社会因素。

(二)正常事件

由于情绪不佳对正常事件肆意指责这一现象在网络上并不少见,杠精可以说是其中一种。就笔者本人经历来说,曾看过一些楼主发日常甜蜜生活的内容,但是往往后面又会附加请其他网民不要发恶劣评论的恳求。原因是在这些楼主初次发文之后,有评论者对她进行人身攻击。这种现象同样对当事人造成极大的精神伤害。我们或许可以把这种情绪解释为羡慕嫉妒恨,不难想象,他们把在现实生活中无处发泄的情绪在匿名化的网络的环境发泄出来。我们可以把这种随意攻击他人的行为归结于道德素质低下。然而当我们仔细思考时,简单的“道德素质低下”却妨碍我们深入认识这一现象反映的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

三、必然性分析

(一)互联网发展

1、去中心化趋势

在现代化的进程中,技术的发展促进自媒体的兴盛,个人能够通过网络平台发表自己的观点。主流话语虽然仍然在社会中占据主导地位,但自媒体以及各方舆论的力量也不容忽视,在人们接受的各方信息中,有大量来自个人,去中心化趋势日渐凸显。

在更加注重个人表达的时代,去中心化的背后暗藏着暴力和话语权的重新分配。这意味着以往由法庭、报刊、传统新闻媒体对事件的评价被颠覆,人们可以根据自己的判断在网络平台上发声。暴力、话语权的重新分配,使得某些网民在“愤世嫉俗”、“站在道德制高点”时肆意使用自己的发言权,对他人进行人身攻击。

2、渠道的增加

互联网的发展为更多个体提供发声的平台和渠道。互联网在把千里之外的亲人联系起来的同时,也有着千里之外能够对他人实施语言暴力的弊端,加深了语言暴力的广度和深度。以往在一个地区内发生的事情,是地方性事件甚至是私人性事件,如今通过网络却变成公共道德事件。既在广大的范围内被人们所知道,又由于参与人数众多,线上的谴责容易通过“人肉搜索”等方式延伸到线下等,对当事人的伤害加深。

3、互联网技术弊端

网络暴力现象研究_中国网络暴力问题研究_中国网络暴力事例

互联网的工具性扩大人与人之间的心理距离,“和在此之前的所有技术相比,在湮没其人类目标之人性上都要做得更为成功的新的信息技术得到了迅猛发展,心理距离就无法遏制地以一种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iii]在技术上网民与当事人之间的心理距离扩大,他人却无法得知当事人的心理状态;文字的抽象性也可能扭曲真相,或“言不尽意”。以上种种使得网民在网络暴力上可能更加残酷,从而造成了一种普遍的道德冷漠,即网民无法意识到自己在施加暴力,“道德冷漠的意义——与危险——在我们这个现代的、理性化的、工业技术熟稔的社会中变得尤其敏锐,因为在这样一个社会当中,人的行为能够在有距离的情况下生效(互联网使得人们在更远的范围内也能使行为产生影响),在这样一个社会当中,人们行为的后果远远地超越了道德视野的“消失点”(网民与当事人的距离使得个人在进行网络暴力过程中由于无法看到行为的影响从而导致这种行为免于个人的道德评价,即在互联网中个人的道德变得弥散,个人行为的选择不受自身道德所施加的约束)。[iv]”距离的隔阂,使得网民在进行网络暴力的过程中,有时甚至丧失了基本的底线。

4、网络环境

网络虚拟世界中具有匿名性、虚拟性的特点,这意味着实施语言暴力具有低成本性同时也增加了执法的难度。网民可以将自己的情绪随意发泄在互联网生态中,特别是当藉着“正义”“道德”大旗时,情绪的伪装更加逼真。同时,语言暴力的实施伴随着与“同伴”的共谋,以及对“客体”(即对方)的敌对,他们因与客体(即对方)敌对中更加团结;在各利益主体分帮结派地述说各方观点时,与同伴的合谋加深了他们之间的情感纽带,群体中个人与另一个人具有共同责任(即站在同一个立场上)。而当群体中某人出现过分行为时,出于“我们是同一个立场”的原因,这种过分行为往往被忽视或者合理化。“同一个立场”与“过分行为”造成了矛盾,混淆了其中仍有道德良知的人的道德边界,因此使得网络暴力在施暴群体内无法得到制止,而当客体本身处于势单力薄的一方时,这种“一边倒”的指责更加难以纠正。

(二)社会问题

1、教育问题

即使普及九年义务教育方针实施多年,我们是否有信心认为现在的公民素质比以前的公民素质更加优良?并不能。在广度上普及的义务教育但是在如何“成人”的上却稍显迟滞。这一问题归根到底是因为教育的功利化,在目前片面追求成绩和指标的情况下忽视学生的道德素质的提高和个人精神的培养,不仅湮没了个人的个性、独立思考能力,也湮没了个体的人文情怀。在家长追求成绩,学校追求指标下压抑学生天性,忽视学生个人心理状态。总而言之,素质教育还有待发展。

2、焦虑问题

假设我们不把发泄情绪的人简单视作道德素质低下,我们则需要探究导致这种行为的社会深层原因。显而易见,社会戾气加重,而这与时代过于信息碎片化时代给人带来的焦虑有关。诋毁“幸福”的人,某种程度上是面对现实时的幼稚反抗,这种焦虑包括但不限于“我为什么这么菜”(知识焦虑)、“我为什么这么穷”(财富焦虑)、“我为什么这么丑”(外貌焦虑)以及“我为什么还是单身狗”(单身焦虑),反映出社会焦虑之风盛起,而社会的标准则是焦虑的根源。

知识焦虑源于我国追求高学历的社会氛围,近年来研究生人数不断攀升,《2020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显示,自2015年以来,我国硕士研究生报名人数屡创新高,2019年达到290万人,2020年首次突破300万人,达到341万人[v]。与此同时社会形成根深蒂固的名校崇拜心理,表现为对于985、211、双一流院校的追逐;财富焦虑源自于房、车的需要,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导致独身子女承担着繁重的家庭压力,而就业难等问题在社会中也日渐凸显;外貌焦虑则与近年来的健身减肥整容热有关,社会对于女性以及男性(程度较小,主要在身高上)有着较高的审美要求,前些年的“A4腰”“反手摸肚脐”都可以体现社会中对女性美的严苛标准。单身焦虑,从近年来流行的网络用于如“单身狗”、“我酸了”以及“双十一单身节”可以体现,表现了当代人在浮躁的时代下对真爱的追求和渴求被理解,然而实质上却映射内心空虚,无法与自己共处。缺少了自我独立的能力,却匆忙地渴望把自己投身于喧嚣之中。但盲目、未经审视过的爱情,只会换来一场又一场不合适的恋爱经历。种种以上造成了社会年轻人的普遍焦虑,而那些对“别人家的幸福”感到羡慕嫉妒恨最终并通过语言暴力付诸实践的人不难看出是对焦虑的反抗QQ技巧,而且是幼稚的反抗。

3、工具理性的盲目追求

市场经济社会中对效率和功用、工具理性的追求间接造成了不良情绪的产生。在四十年前改革开放的时代语境中,即中国经过十年动乱之后大幅度落后于西方的焦虑,在当时,追求“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不无道理,并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然而在目前物质文明已经得到发展的同时,精神文明却显得滞后,现代社会中已过度追求功用和效率,不仅体现在教育体制上,也体现在政府官僚机构和社会生活中,这意味着工作学习生活中都需要做到“高效”。但是“在人们突出工具理性的同时却漠视价值理性的重建,伴随科技日新月异的是人对内在价值的怀疑与否定”[vi]。这种通过语言暴力伤害“别人家的幸福”某种程度上是片面追求工具理性的恶果,同时又是一种对工具理性的反抗。可惜的是,追求理性、效率的社会中并没有对这种反抗的预防和化解,理性对人性压抑地越深,反抗的情绪越激烈。因此一味强调理性是有偏颇的。此观点与我们日常接受的观念有所不同,表现在,以往的普遍观念认为情绪化谩骂的人丧失理性,由此提出的解决方法是,希望网民能够理性客观看待事情,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在这种情绪本来就是对理性压抑的反抗的前提下,如果依然期待网民保持理性、控制情绪显然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要解决盲目追求工具理性的问题,需要社会重视对价值理性的重建,回归人文关怀。

四、结语

社会生活中焦虑普遍存在,对工具理性的片面追求忽视了基本的人文关怀皮皮线报网,原本教育应该发挥的建立人文价值的作用却没有体现,工具理性渗透进入本该发挥道德建设的教育,并使之功利化,消解了防范非理性的防线。而由于互联网隔绝主体(网民)和客体(事件当事人)的情感共鸣,在匿名化的互联网环境中更加降低了语言暴力的成本并提高了执法的成本,使得网络暴力的发生更加容易。综上所述,在现代社会发展中,网络暴力产生有其必然性。

[i]百度百科

[ii]《2020年第4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

[iii]齐格蒙·鲍曼,《现代性与大屠杀》,译林出版社,2002年01月

[iv]齐格蒙·鲍曼,《现代性与大屠杀》,译林出版社,2002年01月

[v]《2020年全国研究生招生调查报告》

[vi]朱昆,《“科玄论战”中的各派知识分子》,学习时报,2017年2月27日

补记:再夹带点私货:疫情趋于稳定,校园教学活动也可以恢复正常秩序,老何的两项辅助教学项目(聚徒教学项目和创新研究短课)本学期将开展新一期的活动,感兴趣有心参与的河粉可以查看学校公文通中9月22日经济学院发布的两则通知(“《社会问题经济学探讨》聚徒教学招募学生通知”及“经济学院创新短课《经济学应用案例研讨》学生招募公告”)了解更详细的信息。

皮皮生活网ppshw提示:实时发布最新资讯文章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猜你喜欢

微信二维码